快捷搜索:

我的演出门票去哪儿了

  近期,王俊凯微吧官方微博发文声讨大麦网及演唱会主办方事件,再次让人们把目光聚焦在演出门票市场。王俊凯粉丝官微表示,“大麦网独家渠道无票,各路黄牛却公然开卖高价票,令粉丝费解和无法接受,高级会员购票权益严重受损。”要求大麦网及演唱会主办方对作出合理解释。

  王俊凯微吧声讨事件仅仅是目前演出门票市场的一个缩影,就像一位网友表述的那样:大麦的热门票基本都是秒光,票牛、摩天轮加价卖则是普遍现象,最厉害的是线下的黄牛,他们没有规则可言。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网络购物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的日常行为,为了达到方便、快捷的目的,很多用户也通过网络票务平台购买各种演出门票。但如果你在微博或是百度贴吧中搜索网络购买演出门票,会看到很多网友对于网络平台购买演出门票的吐槽:不加价的买不到,加价的还有可能拿不到票,很多人都在网络吐槽,我的门票去哪儿了?

  从网络平台的演出门票市场渠道规划来看,目前主要分为一级代理商和二级代理商,一级代理商主要是大麦和永乐这样的一级票务代理。通常的做法是,演出的主办方会跟大麦网、永乐票务这样的一级代理商签订票务代理协议,一级代理商基本会按照主办方的要求规划售票数量,但是在票价方面,一级代理商只能原价销售,不可以打折或者溢价。

  由于演出市场向来处于冷热不均的环境中,热门演出票一票难求,遇冷的演出票则无人问津的情况呈普遍现象,由此也催生了二级票务代理。这些二级票务平台可以根据市场情况,热门票通过合理竞价可以买到,冷门票通过折扣可以享受到优惠,这样一个看似非常“市场化”的演出门票渠道也恰恰成为问题最多的地方。

  ”1月份在平台上买的演出门票,现在已经过去4个月了,还有10天演唱会就开始了,客服让我再等等。。。。。。“,”今天晚上的演出,现在还没有拿到票“,“上周五把票退了,从朋友那买到票了,牛魔王就是线上黄牛”。这些都是我们在网上搜集到的网友针对像票牛、摩天轮等等这些二级票务平台的投诉。而将二级票务市场彻底曝光的则是2016年的那场王菲演唱会售票事件。

  这场王菲演唱会的门票在大麦网开售即售罄,据说前后只有30秒钟的时间。之后黄牛手中的王菲演唱会门票价格一路看涨,从几千涨到几万,甚至几十万,高额票价令人瞠目结舌。随后有媒体报道称,政府介入王菲天价门票事件,票务网站牛魔王和票牛被上海市公安局立案调查,或面临被关停的处罚,主要原因是参与倒买倒卖王菲演唱会等热门演出门票。据介绍,此次专项打击行动主要针对“王菲天价票”,由上海市政府高层直接挂帅,针对倒卖演出票的网站、票代公司和演出主办商严肃处理。

  从天眼查的企业信息披露中,财经网发现在2017年6月,“牛魔王票务”正式升级品牌为“摩天轮”,牛魔王 App也已正式更名为“摩天轮票务”。

  据一位接近此次演唱会的人士透露,王菲演唱会只是把演出市场的畸形运营模式推到了一个极致,以致于这次公诸于众。其实平时大量的演唱会、平时的主办方与票务方及黄牛,从来就是这么玩,从明星到主办方到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与黄牛,各吃各肉,各喝各汤,最终羊毛都是出在痴心歌迷身上。

  作为以演出门票获利的黄牛,其盈利模式主要是通过提前购买热门演出门票,促使其售罄,造成商品供给的垄断,使得其可以操纵转售商品价格,从中赚取丰厚利润,这些黄牛需要提前排队购买热门门票,或收购个人手中的剩余门票,炒高价格后再出售盈利。

  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网络票务平台通过技术手段进一步将资源集中,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热门演出一开始放票即售罄的原因所在,当票源汇聚到二级票务平台之后,加价也就成了必然。导致网民和消费者利益受损。

  作为市场化的演出市场,有些人会认为就应该遵循市场规律,热门票加价,冷门票打折无可厚非,但是现实情况是,有些网友在二级票务市场加价购买的门票,最终也没有拿到手。

  财经网通过新浪黑猫投诉平台关注到近期有多起针对演出门票的投诉,其中涉及像大麦网这样的一级票务市场,也有涉及像票牛这样的二级票务市场,用户反映的一起“被退票”情况折射出目前二级演出票务市场的混乱情况。

  “5月30日购买了7月13日成都仙人掌音乐节演出门票,平台一直显示待发货状态,直到6月底,平台显示7月4日前发货,7月4日更新为7月10日发货,7月12日突然收到了平台的退票信息,票牛平台怎么敢这么做?”消费者刘丽对于票牛平台的操作方式难以理解。

  家住青海刘丽在5月30号在票牛平台购买了7月13日成都仙人掌音乐节演出门票,平台显示购票成功,商品待发货。随后,刘丽购买了7月11日去往成都的火车票。但是经过近一个月的漫长等待后,刘丽发现票牛平台一直显示待发货状态,随着演出日期的日益临近刘丽感到有些着急。

  6月底,刘丽发现票牛平台的商品状态有了变化,平台显示7月4日前发货,这让她感觉有了盼头,但是到了7月4日后,平台又显示为7月10日前发货,因为担心7月11日去往成都后不能正常收货,刘丽开始通过平台客服催促尽快发货。

  时间到了7月10号,刘丽依然没有收到演出门票,她选择在新浪黑猫平台对票牛进行了投诉,很快她接到一个武汉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对方声称是票牛的工作人员,表示要给她寄送门票。期间,刘丽询问对方由于临近演出原寄送地址已经无法正常收货,能否选择退票,对方明确回答:不可以。

  由于第二天刘丽就要坐火车去成都,双方约定了在成都的送票地址。让刘丽感觉惊讶的事情发生在她12日抵达成都之后,票牛平台给她发来了退票信息。在拨打了之前沟通的电线日到演出现场和他联系。当刘丽13日到达演出现场苦等4个小时,期间拨打近20个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刘丽最终没有拿到此次演出的门票。而在演出现场,刘丽询问黄牛得知,自己购买那类演出门票,售价已经达到了票面价格的三倍以上。

  刘丽一直想弄明白的是,票牛平台为何迟迟不给她寄送门票,那个自称是平台工作人员和他联系的人,为何把她骗到演出现场却迟迟不露面解决问题,票牛有没有权利在不经过用户允许的情况下强行退票。

  财经网也针对目前二级票务平台存在的情况咨询了多位法律和业内专业人士,但是得到的回复并不乐观,现有的规章制度想要规范这些平台并不容易。

  一位演出票务的专业人士认为,像摩天轮这样的公司开展售卖二手门票的业务,总体来说并不违规。虽然平台有加价售票的行为,但是市场监管部门认为消费者有自主选择权,可以选择价格高的票,也可以选择价格低的票。摩天轮票务网站类似于票务代购网站,收取一定的服务费是正常的。当然,这样的网站也容易发生纠纷,例如临近开场没有票了是否会构成违约,这需要看一下票务网站的线上协议,看看是如何规定违约金的。

  但消费者的权益如何维护,毕竟有相当数量的用户感觉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出高价买了票,平台却迟迟不出票。对此,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当用户支付了购票款之后,平台应该在短时间内给用户提供是否购买成功的信息,如果几个月之后才告诉用户购票失败,则涉及合同违约。消费者在购票并付款之后,合同已经成立,履行了消费者的付款义务,商家有及时交付票的义务,如果平台违约,那么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于违约责任具体形式,赵占领认为消费者可以选择继续履行合同,当平台确实没有票的话,则需要赔偿用户损失,一方面退还全额票款以及支付票款产生相应利息,此外还要赔偿相应的连带损失,比如用户因为观看演出购买的机票、酒店,在退订过程中造成的损失,这些由商家的违约行为造成,作为平台的摩天轮都应当承担,但用户需要提供造成购票失败导致这些损失的证据。

  由此看来,目前对于二级票务平台的问题,在法律层面只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二条中规定的适用条款,而该条款对于违规人员的处罚也仅仅是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这对于面对高额利润的黄牛来说,显然违法成本不高。如何打破这种票务垄断的行业现状需要更多的力量去改变。

  作为演出门票票务市场的参与者,大麦网的相关负责人也向财经网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大麦网方面希望涉及票务市场的相关法律法规应当更加完善,例如在王菲演唱会事件之后,文化部制定印发了《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这次政策文件明确提出公开销售的营业性演出门票比例不得低于门核准数量的70%。目的是为了防止各种演出商通过非正规渠道将演出票打包出售给黄牛,70%的比例基本上能够保障公众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到自己需要的门票。但是我们文章开头提到的王俊凯微吧官方微博发文声讨大麦网及演唱会主办方事件,从发售门票的数量上看,已经达到了主管部门要求的额度,但是依然造成了广大用户的强烈不满,大麦网表示:为保证粉丝本轮购票的公平、公正,大麦网近期将与经纪公司、主办方共同公布本次售票的详细情况。

  7月10日,滴滴副总裁、国际化产品技术部负责人卜峥在香港RISE创新大会上透露了滴滴的国际产品重点规划。其中,滴滴日本和滴滴澳洲即将推出司机免接触语音接单功能,这是全球首例智能语音识别技术在出行行业落地的尝试。

  7月9日消息,为鼓励短视频影像创作的探索,抖音在京启动首届抖音短视频影像节,并发起金映奖,面向全网征集作品。最终的获奖者将能够入选抖音的金映计划,获得与知名导演合作,签约国内影视公司的机会

  从今日起,中国电信将再次大幅下调国际及港澳台地区漫游流量资费,同时开通覆盖绝大部分出访量的106个国家和地区的4G漫游服务。

  今日头条今日宣布战略投资国内知名图片库东方IC,投资案完成后,东方IC仍将继续保持独立运作。今日头条方面并未对外公布具体交易细节,不过有消息称该投资为控股级投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